首页 > 网络资讯 > 咨讯中心 >
短信关停、电话封号,催收行业迎来史上最艰难时刻
分享至:0
2017-07-18 14:39:07     来源:互联网     点击:
导读:         校园贷恶性事件爆发,山东辱母案雪上加霜,让催收行业的监管,突然而至。

云平台关停接口,短信群发和网络电话纷纷停摆;监管部门搭建投诉体系,一旦核实,整个公司都得封号;深圳、上海的地方催收规则出台,根根红线,森严无比。

催收行业面临了诞生以来的,最艰难时刻。

洗牌将至,业内人士估计,近一半的催收平台将倒闭,上千公司将出局。

这是命运中的大劫,还是涅槃后的新生?

一、大雨欲来

2016 年临近年底,频繁的校园负面新闻集中出现,整个互联网金融遭受重创。

催收行业,最先感受到监管的压力。

“尽管催收处在信贷的最后一环,却总是最早感知监管的温度”,某平台的催收总监杨凌发现,网络电话突然无法使用。

在此之前,催收最核心的电催业务,都是依靠网络云平台,拨打网络电话和群发短信。

“这些大的平台,直接告诉我们,上层监管比较严,不再接互联网金融平台”,杨凌称,对于这些平台来说,有营销需求的商家,都可能是他们的客户。

互联网金融公司的营销和催收业务,只是他们业务中很少的一部分,因此斩断毫不犹豫。

催收业务被生生砍断之后,杨凌辗转找到一些“地下平台”,却发现对方要价直接涨了几倍——以前一通网络电话,只需要 4 分到 5 分,而如今涨到了 9 分到 12 分。

“最让人可气的是,这些平台还借机揩油,设置了各种苛刻条件”,杨凌称,一般每个催收员会有一个网络电话终端,而现在每月还需要加收 50 到 200 的费用,“我们称这个叫人头费”。

除了设置“人头费”,还加上了“设备费”。

平台还提出,要收“中继线”的费用——中继线是连接网络电话和座机的设备,而在此之前,平台都会包办,并不收费。

“就相当于购买了一台座机,还必须支付购买电话线的费用”,杨凌提出抗议,云平台的答复是,如果你有呼叫中心资质的话,可以自己去购买中继线,费用是 300 到 500 元每月。

如果没有,需要云平台提供,价格直接飙升到 3000 元每月。

“营业执照上写着石油、证券、网络金融的经营范围的,基本都申请不下来”,杨凌称,实际上, 2015 年之后,各个部门对互联网金融“不太友善”,基本申请下来的概率为零。

各家公司只能接受 3000 元的高价。

如此算下来,拨打网络电话的成本,除了增加两三倍之外,每个催收员每月还要加收近 3500 元的成本。

对于一些小的催收团队,成本的暴增已让他们入不敷出。行业洗牌,猝不及防地来临,而更大风暴,还在后面……

二、步步紧逼

各家催收公司还正在苦寻网络电话的渠道,没想到短信群发也开始崩盘。

在此前,催收行业有两种操作方式,一种是正规的催收公司,会和云平台合作,而另外一些非正规公司,则会采取一些“黑暗手段”。

“云平台的规则太多,还得审核短信模板”,催收员秦欢欢称,他的操作方式,就是从某宝上,批量买一些“非实名电话卡”, 100 元一张,里面有 200 元花费。

“我就用自己的手机群发短信, 200 元话费,也能发 2000 条短信,而且短信内容不受限制,想怎么威胁辱骂都可以”,秦欢欢称。

后来越做越大,他就买回来几个“猫池”,将所有的卡插进去,用电脑操作,集体群发短信。然而从 3 月份开始,秦欢欢发现,短信群发不太灵了。

“上门、催收、法院等敏感词,在发送的一瞬间,短信就直接消失不见了”,秦欢欢不得不反复换词,至今都很难摸透,哪些词汇突然就成了“禁言禁语”。

刚开始,催收行业以为这些只是为了备战“315”,过了“315”就好,却没料到监管“这次来真的了”。

今年 4 月,山东辱母案后,催收行业出现崩塌之势。

“几乎所有的人,都将矛头对向了催收行业,仿佛我们就是万恶之源”,秦欢欢感觉到周围人的恶意,除了媒体上铺天盖地的指责,就连身边的朋友,“都开始略带异样”。

更严苛的监管尾随而来。

5 月 4 日,深圳互联网金融协会对外发布《深圳市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催收行为规范》(征求意见稿),成为国内首份针对催收的地方性文件。

十条禁令,泾渭分明。很多规定,直插催收行业心脏。

比如,严禁催收机构在任何非正常时间段